美女模特大尺度
用戶登陸  帳號 密碼 熱點: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設計師手記 視力保護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)

城市規劃不能只重外表不重功能


劉太格

  劉太格,“新加坡概念”和“居者有其屋”的主要倡導者,曾任新加坡規劃局的首席行政長官和總規劃師,被稱為“新加坡規劃之父”。現年71歲高齡的劉太格自1992年以來就一直任RSP建筑設計與工程公司董事,該公司的咨詢項目遍及世界多個國家,包括中國。他同時也被中國山東省和其他十個中國大城市(包括北京市)禮聘為城市規劃顧問,曾擔任北京2008年奧運會建筑設計評審委員會主席。

  ■標志性建筑沒什么可攀比的,城市不是一味地追求花里胡哨的外表,更應該注重的是作為一座城市的功能

  ■也許廣州的老城區適合逛街,可在新城區你想逛嗎?周圍建筑忽遠忽近,建筑之間距離也太大,不會“陪著你走”

  ■很多城市為了象征性地保存古建筑,就拆了周圍的東西,把一幢房子矗在那當成博物館用來參觀……其實很愚蠢

  ■很多政府大樓像一個模子里倒出來一樣———直線建筑,高低錯落,前面修廣場和寬闊路面……這是在“******”土地

  打造

  從曾祖到曾孫的

  珠三角城市銀河

  “珠三角城市銀河”聽上去就很神秘。劉老坦言,珠三角、長三角和渤海灣地區城市都適合這個模式。

  “城市銀河”是什么意思?劉老解釋到,城市銀河的組成首先是城市的族群,即從曾祖父到祖父,再到父親、孫子和曾孫都包括其中。具體來說,就是由省一級的城市群,再到大城市一級的星座城市,最后再到中小城市,到區到鎮(中心區、工業區),到小區(核心區、產業區),最后才是組團,再到建筑。

  如何來打造“城市銀河”。首先要做的,就是把大城市分成幾個城市,而不是幾個區,因為區只是一個政治概念,不是一個規劃概念,各個城市自成一體又形成一個整體。劉老表示,像珠三角這樣一個九加二的城市群,就可以組成一個“城市銀河”:像廣州這樣的特大城市可以把它分成數個衛星城市和中型城市,每個城市都是自成一體的,所有功能獨立齊全,方便市民的所有城市生活,城市與城市之間用輕軌連接,軟件上可以實施所謂的“同城化”。

  劉老指出,珠三角城市帶只會越來越大,如果不把它分散,不化整為零,城市的交通和污染等問題會更嚴重。

  城市是建筑的合唱,不可能每個都領唱

  反對城市有太多標新立異的建筑,喜歡建筑能“陪著逛街”的老城市

  與廣州闊別15年,再次重逢,劉老發現,當年的廣州模樣已經在記憶里遠去———“變化太大了!”對于中國城市的日新月異,劉老有獨到的看法,他認為單體建筑的變化,不一定就代表了城市整體功能的改善。

  “評價一座城市,可以分為兩個方面,一個是外表景觀,另一個是城市的功能。”劉老坦言,單從外觀而言,標志性建筑肯定是最搶眼的,可他并不欣賞中國各大城市間互相攀比“城市地標”的做法———“無非是從建筑雜志上抄來的,能有什么特別之處?”在劉老眼里,城市更應該注重的是作為一座城市的功能,而不是一味地追求花里胡哨的外表。“標新立異的建筑,可以有,但應該是只出現在城市的視線走廊上。”

  “一座城市是由很多建筑組合而成的,就像一個建筑的合唱團,大多建筑都是諧音,只有一兩個是領唱,那合唱團的歌聲聽著才能入耳。城市也是這樣,如果每幢建筑都想領唱,都標新立異,那肯定就全亂了。”劉老說,很多人去了巴黎就會喜歡上巴黎,為什么?因為巴黎就是一個和諧的合唱團,巴黎大部分的建筑都是背景建筑,只有那么幾個特殊建筑,這樣看上去就是一個整體。

  劉老也絲毫不掩飾地說自己喜歡中國的一些老城市,比如揚州,因為它看上去渾然一體,街道也有連貫性,具有高度的可行走性。“可是我不喜歡中國的一些新城市。到了那些城市,你都沒有想逛街的感覺,你到巴黎、紐約還有中國上海的浦西,你會有逛街的感覺,因為你會覺得建筑一直在陪著你走,建筑陪著你逛街,會有各種各樣的櫥窗,一直在前面等著你”。

  在中國的很多城市,你根本就不想出門,也許廣州的老城區適合逛街,可是在新城區你想逛嗎?周圍建筑忽遠忽近,建筑之間距離也太大,不會陪著你走。“我很擔心中國甚至亞洲的很多先進城市會成為美國的郊區,就是你必須要開著車去你的目的地,走著去會很辛苦,享受不到城市的味道”。


看著腳下燈火輝煌的廣州,劉太格忍不住感嘆:“變化太大了!”

  心痛老城區受到錯誤對待

  保護老建筑不是讓它孤立塵封

  出任新加坡規劃局首席行政長官和總規劃師后,劉老干了件自認為很“得意”的事:保留了25個老城區。這些承載著新加坡記憶的老城區是劉老頂著壓力,硬著頭皮保住的。

  “一座城市沒有老房子就像一個人沒有記憶。”劉老認為,每個城市都有它的“紫禁城”,這個“紫禁城”其實就是城市的老建筑,他認為應該把老建筑當作神圣的紫禁城一樣保護起來。相反,很多中國的城市以老建筑為恥,認為它影響了城市的美觀,這是極其錯誤的觀念。還有的城市打著土地缺乏的旗號來拆掉舊建筑,更沒有道理。“新加坡這樣的彈丸之地,都能把所有老建筑保留住。”他指出,其實中國很多城市都存在浪費土地的通病。

  “也不要把老建筑當作陳列品,保護不等于塵封。”劉老認為,老建筑也是城市的一部分,它理應和城市生活融為一體。很多城市為了象征性地保存一兩個古建筑,就拆了周圍的東西,只是把一幢房子矗在那當成博物館用來參觀。可是往往老城區的價值不在于一個單體的建筑,而在于那是一個城區,那個城區是一個整體,每幢建筑都是一部分,連街道石頭的路面也是“寶貝”,覺得老的街道走著不舒服就拆了鋪新路,其實很愚蠢。

  批評一些規劃太簡單粗暴

  太公式化簡直就是“******”土地

  “我始終認為,規劃師在做規劃的時候,應該抱著和土地談戀愛的態度去進行。惟有這樣,才能充分發揮土地的優點,極力規避土地的缺點。”他發現,中國很多城市建筑的處理方式已經日趨公式化了。尤其是政府的大樓,都像一個模子里倒出來一樣———直線建筑,高低錯落,前面修廣場和寬闊路面。“這不是和土地談戀愛,這簡直就是‘******’土地。”

  規劃城市就像和規劃人體一樣。我們要先定性,是男的還是女的,之后進行定量,測量身高和體重,接著看框架,即骨頭經脈,然后是器官內臟,最后才是規劃怎么穿衣服,怎么建建筑,再帶上勛章就是標志性建筑,這樣才是一個完整的人,也才是一個健康的城市。

  對于規劃的理解,劉老還有一套炒飯理論———“規劃應該像中國人的炒飯,不能像西餐。西餐就是一堆菜,各是各的,沒有再綜合處理,而炒飯則是中和了的。”

  遺憾當年膽子放得不夠大

  百年規劃新加坡40年就走完

  作為新加坡的總規劃師,劉老當初按100年的年限、550萬人口來規劃新加坡的建筑和布局。這個在當時已經被認為非常超前的規劃,如今卻也有些小小遺憾。劉老算過,20年后,新加坡的人口就將直逼550萬大關。原先100年的規劃,新加坡只用了40年時間就走完了,“膽子放得還不夠大!”

  “規劃要做就做N年的!”他認為,亞洲城市的規劃不用擔心估計的人數太多。規劃時間一定要長一些,人數一定要多一些,不用擔心不可靠,在適當的幅度上達到一種遠程的預測是有可能的。“廣州可以按一億人口的容量來進行規劃。”

  劉老還打了個比喻,說城市就像一個飯碗,飯碗做得太小,里面的飯越來越多,硬壓下去,碗就被撐破了。換言之,城市規劃得太小,人越來越多,結果就是城市各種系統崩潰掉。如果碗規劃得很大,米飯總是裝不滿,那就多加一些湯、菜什么的,即是多發展城市的基礎設施,這樣人生活起來也更有幸福感。

來源: 深圳建設網
分享 |

推薦圖文

  • 鋼構工程監理責任重于泰山/鋼構工程監理責任..
  • 站在前沿繪風景――記黨的十八大代表、上海建筑設計研究院院長劉恩芳/站在前沿繪風景―..
  • 馬巖松:站在建筑的無人區/馬巖松:站在建筑..
  • 建筑,屬于城市建筑,屬于城市 ..
  • 讓建筑“呼吸”讓建筑“呼吸” ..
  • 杜耘隆:設計的附加值,一定為設計的主線服務/杜耘隆:設計的附..
美女模特大尺度 兰州小姐上门服务价格 江苏时时彩 棒球比分雪缘mlb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网 wnba比分文字直播新浪 快乐飞艇 欢乐四川麻将官网 综合足球指数比较 麻将怎么打视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一之濑亚美莉2013番号 南昌小姐地址 艾德配资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河北11选5任5遗 手机短信足球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