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模特大尺度
用戶登陸  帳號 密碼 熱點: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設計師手記 視力保護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)

自然中的書屋

  籬苑書屋所處之地依山傍水,景色清幽,一派自然閑適之感。書屋用三萬根柴火棍搭建而成,將大自然清新的景色凝聚成一個靈性的氣場,營造出人與自然和諧共處、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  建筑應該是一個認識環境的過程。不是預先設定好一個套路,而是通過設計建筑的過程和自己對話,和生活對話,和環境對話。  ——李曉東

  坐落于流水與灘石之上,背倚山巒,面臨清泉,用3萬根柴火棍構建而成的自然圖書館,你是否能想象在其中品味書香是怎樣的一番滋味?

  這就是清華大學建筑系教授李曉東,在北京市懷柔郊區交界河村設計建造的一所自然圖書館——籬苑書屋。

  山野靜謐,樹影斑駁,在與自然融為一體的圖書館中徜徉書海

  從懷柔城區出發,沿著一路蜿蜒的盤山公路,在崇山峻嶺之中穿行半小時后,便抵達交界河村。這片擁有淳樸之美的土地,吸引了京城許多有名之士來到這里。村里的許多農舍都被重新翻建成遠離都市喧囂的度假地。

  記者在村民熱情帶領下,沿著村西的卵石路,一個急拐彎過后,就到達了書屋坐落的山野靜謐之處。一座細長的木棧橋將書屋與卵石路相連,橋的另一端,那座暗灰色沉穩的建筑,完美而巧妙地融入到山水的環抱之中,吸引著人們走進它。橋下,清澈的山泉淺沒河灘,有青草與卵石為伴。

  整個建筑為鋼混結構,外墻取材自當地村民生活用的柴火棍——洋槐、桑木等10多種樹木的枝干。走進室內,通透開闊,一片暖黃的木色。目之所及全是高高低低的木架,架上擺滿了歷史、文學、科技類的書籍。室外的陽光透過柴火棍間的縫隙,將后院斑駁的樹影投映到室內,微風拂過,更有一種搖曳多姿的風影動感。

  在這個舒適靜謐的閱讀空間內,沒有一張椅子,取而代之的是與書架連接的木質臺階和幾個棉布坐墊,方便人們隨時隨地坐下閱讀。取一本感興趣的書,倚靠在木質下沉式圍坐的臺階上,很快就能靜心地沉醉在書的海洋里。這種將建筑與家具融為一體的設計,不僅讓空間顯得干凈簡潔,也更多地考慮了人在生活中的自然性。

  2010年,李曉東到交界河村訪友,對這里的自然美景一見傾心,是“與環境產生共鳴后,得到的靈感。”設計一座與美景融為一體的建筑,他的腦海中跳出這樣一個念頭。

  憑借香港陸謙受信托基金支持農村項目捐助的100萬元和李曉東籌集來的款項,9個月后書屋就落成了。書屋確定為公益性質,向游客及村民免費提供閱覽讀物和空間,這里成為了游客及村民交流的一處清舍雅苑。

  村長石萬友和他的妻子,目前是書屋的義務管理員。“書屋剛開始建時,我們根本沒想到普通的柴火棍,搖身一變,成了匯集知識的書屋。”石萬友說,如今越來越多的人,從城里來這,只為看看這座用柴火棍搭建的奇特書屋。書屋讓更多外面的人知道了交界河村,同時對于村民文化知識的提高也是個促進,“是村里的一件大喜事”。

  建筑與自然對話,建筑與環境對話,將人為的介入消隱在與自然的對話之中

  “書屋外墻使用木棍,一方面是因為它是當地隨處可見的自然材料。另一方面,它會吸引各種生物,鳥類也可能來做巢。泥土和糞便混合在一起,植物就有可能附著生長。到時,書屋的外墻長滿植物,隨四季更迭變化顏色,完全和周圍的自然景觀融為一體,共同呼吸。”李曉東向記者闡述著自己的構想,“籬苑書屋自始至終貫徹的設計思路,是將人為的介入消隱在與自然的對話之中。運用自然材料構成的建筑,最后又成為自然的一部分。”

  建筑與環境對話,讓建筑融為環境的一部分,而不是突兀地存在于環境之中,是李曉東一直強調的建筑理念。在他看來,真正的生態建筑,并不僅僅是看建筑所處的外在環境和使用的建筑材料,還應包括建筑的內涵和氣質,甚至是建筑用途。

  “籬苑書屋”在使用過程中,就起著社會資源有機循環的作用。書屋中的書籍,全部由捐贈而來。每位來書屋的人,都可以自愿捐書,用3本書換回書屋內的任意一本。“這樣一來,既增加了書本的使用率,也讓社會文化資源流動起來。”李曉東很推崇這種方式。

  實際上,“籬苑書屋”并不是李曉東所設計的第一座“與自然對話”的建筑。2003年,從新加坡回國的他在四川麗江蓋起了“玉湖完小”。此后,每隔一兩年,他就會設計建造一個公益項目。

  在福建省平和縣下石村,李曉東在兩個廢棄的土樓中受到了啟發,根據當地的自然、人文環境,建起了“橋上書屋”。書屋既是一所希望小學,又是村民們的社區中心,它改變了當地人的生活方式和行為習慣,以一個全新的社區概念的建立,激活了這個古老村寨的生命脈絡。

  李曉東說,建筑師的職責,絕不僅僅是造一所滿足單一功能的房子擺在那兒,而是要思考,如何通過這所房子來解決更廣泛的問題。而他思考得最多的,則是如何通過一個小建筑激活一個社區,給這個社區和更大的地區,提供功能以及審美、影響力等多方面的服務。

  “以建筑為切入點,調整和解決當地的實際問題”,他的這種建筑理念就如同中醫講究系統治療,通過一個點的介入,從而達到整體的修復和平衡。因此,喜愛傳統文化,常年習練氣功的李曉東,將自己的這種設計理念命名為“針灸療法”。

  采訪時,正值畢業生答辯,學生們都希望自己的設計作品得到他的指點。李曉東對記者說:“我一直教育學生,建筑設計雖然由西方開端,但我們不能一味跟隨西方的理念,模仿他們,這樣的話,我們永遠超越不了。傳統文化,給我們提供了許多思考和創新的內容,例如設計與地域狀態、與本土的文化思想結合。中醫理論里的陰陽平衡、點穴等,包括對環境的認知、天人合一,都是我們有別于西方的,對建筑的一些理解,值得思考和運用。”李曉東所說,在他的設計中體現得淋漓盡致——大方簡潔,卻又蘊含著傳統文化的靜謐禪意。

  對于中西方建筑,在處理環境關系方面的差異性,李曉東以中國國畫和外國油畫為喻,“從油畫就能看出,西方人講究定點******,將主觀客觀分得很清楚,主體觀察客體。但是中國畫講究的是意境,運用散點******,注重主客觀統一。在建筑設計上,這種差異表現為,國外建筑是獨立于自然的,具有進攻性的,而中國建筑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。怎樣更重視自然、運用傳統思想和現代手法處理好環境與人的關系,我認為這是中國建筑能給世界的貢獻。”

  橋上書屋

  橋上書屋,位于福建省漳州市平和縣,是李曉東帶領他的團隊,在下石村兩座土樓之間架起的一所希望小學。

  2010年,這座建筑獲得了世界六大最著名建筑獎之一的“阿迦汗建筑獎”、世界新銳建筑獎,并成為英國《衛報》評出的8個世界各地最有創新性且具有可持續性的環保建筑。

  平和縣下石村的中心有兩個圓形土樓,中間橫跨一條溪水,傳說舊時兩個土樓的家族互為仇敵,遂劃渠為界,互不往來。

  橋上書屋就建在土樓之間,在溪水之上,細密的桉樹木條包裹住方筒式的建筑,下方用鋼索懸吊著一座輕盈的折線形鋼橋。

  設計師李曉東最初的靈感就是“一座跨越溪水連接兩個土樓的橋”。建筑不破壞周圍的環境,保留原有的兩座土樓,并將其連接,同時也重新整合了周邊的空地,為村落提供了很好的公共廣場,廣場一邊是圓形的古老土樓,另一邊是精致簡練的舞臺,古老與現代的強烈對比使整個空間充滿了張力。

  白天,這座建筑是孩子們讀書學習的地方,書聲瑯瑯。而每逢傍晚和夜晚,這里就聚集了自發活動的大批村民。

  這樣的設計不僅為孩子們提供了學校教室,也解決了村落交通聯系的問題,而且也為整個村落提供了一個公共交流的中心。

  圖為籬苑書屋外部景象

來源: 中國環境報
分享 |

推薦圖文

  • 柳亦春:仍然需要啟蒙時代/柳亦春:仍然需要..
  • 水立方設計師艾瑞克:成都將成中國設計師創意的搖籃/水立方設計師艾瑞..
  • 馬巖松:站在建筑的無人區/馬巖松:站在建筑..
  • 貝氏:不做“瘋狂的建筑”/貝氏:不做“瘋狂..
  • “邊緣”的現代性:空間、地景與織理/“邊緣”的現代性..
  • 創富美術館深圳要什么/創富美術館深圳要..
美女模特大尺度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2019 ′彩票开奖 天刀猎户玩法怎么赚钱 澳洲幸运8开奖网址 陕西快乐十分查询助手 好运彩3公式软件 福建36选7历史开奖图 泳坛夺金481破解 内蒙古11选5投注技巧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中国足协杯 p3试机号今天查询结果 查2016年3d开奖号码 云南十一选五规律 北京赛车五码计划软件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今